悟道君🍃

别叫太太,叫老公。
【诚招一个画手深交】
【想组成:悟道君,神说要有光,忧郁小猫猫,无敌最俊朗。四人小团体】
【我的愿望是——读者开心】

今天的悟道君依旧不加奶🍃


⚠粉666点梗,什么都可以哦❤️



⚠悟道君刚军训完累死了。


⚠占tag歉。

【王叶】隔壁老王之怀孕

今天的悟道君炖肉🍃

⚠糙肉慎戳,悟道君都不好意思了!

⚠极度OOC!悟道君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心脏不好者不要点!

⚠私心打个all叶。



嗯,写得不好。

【周叶】处于高潮的兔子

今天的悟道君依旧不加奶🍃

⚠好久不见,很想你们

⚠曾经兔子高潮梗还记得吗?



周泽楷是名猎人,帅气的猎人。

这天,他家保姆江波涛逮了一只兔子,给他。

于是兔子叶修在这里幸福安家。

周泽楷也没有过多注意,因为他家兔子太随意了,一会去后院挖洞,然后粘着泥巴踩在他床上;一会再叼着菜叶子,把菜叶子丢在他吃饭的碗里。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知道那天,叶修看见周泽楷吃了一只兔子,才回忆起被人类支配的恐惧。

清早,江波涛看了看日渐变肥的叶修,于是很开心的在留言板上写:“周四晚饭——兔。”

叶修看着那个兔字,身体一抖,立起身子把“兔”字的一个点擦掉,即“免”。

周泽楷起身看看今天的安排,英挺的眉一皱,为什么今晚没有晚饭吃???难道自己胖了么?毕竟自己的生活都是交给江波涛去打理,也没太在乎,顺着做就是了。

寂寞的夜晚,月亮幽幽升起,清冷的月光透过淡淡的薄雾,照射在一人,一兔上。

周泽楷轻轻抚摸着叶修的脊背,感受叶修在自己手下微微颤抖。以为是人害怕,难得轻柔的安慰。

“乖…不怕…”

叶修气得要翻白眼,哥哪里怕了!妈妈没有告诉你,兔子的后背不能摸么!摸了你负责啊!不过,好爽……

然而,周泽楷并不知道,继续抚摸。

第二天,江波涛看着还活着的叶修。心想:嗯嗯?周泽楷什么时候那么善良了??他不是最喜欢吃兔子了???

于是江波涛打量着叶修,叶修打量着江波涛。

然后叶修蹦跶几下跳到周泽楷床上。

周泽楷顺利起床。

“唔?”周泽楷迷迷糊糊看着来人,再看着叶修。

“江?”周泽楷再次发声。

“周泽楷你打算把这只兔子当宠物养?”江波涛觉得好笑,看着叶修使劲往周泽楷怀里钻。

“嗯。”周泽楷毕竟跟叶修呆了那么长时间,而且这小东西往自己怀里钻很好的满足了他男性的征服欲。

江波涛有点后悔把这只兔子给周泽楷了。看那小眼神水灵的。

待江波涛走后,周泽楷安抚叶修,摸它后背。叶修终于受不了。

“嘭”

一阵白雾散去,一个眼角红润的男子盯着周泽楷。

周泽楷舔舔干燥的唇,瞬间化为狼。

“嗯……啊!你妈妈没有告诉你…兔,兔子的背不能摸么……”

叶修再次处于高潮之中。

【韩叶】自拟30题

今天的悟道君依旧不加奶🍃



⚠梗来源于之前看的一个太太的肉,不知道算不算抄袭???

⚠若有侵权告诉悟道君,悟道君立刻删…


韩文清你满意了吗

【王叶】隔壁老王之初遇

今天的悟道君依旧不加奶🍃

⚠私信打all叶。

⚠魔法师王X恶龙叶,ABO向,AA预警。叶修他纯洁小处龙。

⚠这几个星期可能都会更这个,直到没有脑洞停止,大家可以私信来发脑洞呀。


初遇


【韩叶】我对你的爱不会表现在言语

今天的悟道君依旧不加奶🍃

⚠叶修生贺文。提前发,悟道君住校狗哭唧唧。

⚠私心打个all叶。

⚠叶修生日快乐。韩叶百年好合一定要甜yeah~



“老韩!哥的游戏机呢?!”

“老韩!哥饿了!”

“老韩!放开哥的烟啊!”

“老韩!单挑啊!jjc见!”

“老韩!”

“……”

叶修和韩文清同居7年了,韩文清无怨无常伺候了叶修七年。

韩文清一直以为叶修是一个青涩的小少年,被自己惯成这样的。

他不知道的是,七年前的叶修就熟透了,尤其是那小心脏,熟得发黑。

二人在同一所大学毕业后,一个成了警察,一个是人民小学教师。明明资金足够分开住,但二人谁都没提,也许是习惯了对方的存在罢……

韩文清曾问过叶修,你这么恶劣,会不会教坏学生啊。

得到的答复是:“我是数学老师,学生品行就是思想品德老师的事情了~”

“老韩,今晚吃什么?”叶修悄悄的挪步,不带一丝声音。伸出了罪恶的手,捏了一把韩文清绷着的黑黑的钱包脸。

完了,好像更黑了一点……

“叶修,以后没点打算?”韩文清终于出声。

“阿咧?什么意思?难道……老韩你要赶哥走?”叶修捂住嘴巴,一脸心痛到哭泣的表情。

“正经的。”韩文清皱眉。

“没有,哥要赖你一辈子。”叶修了然瘫人身上,韩文清的眉头才有所舒展。

过了许久,叶修才问道。

“被家里催婚了?”叶修的声调有些僵硬。

“不…没有。”

“那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

“?”叶修黑人问好。

“不,没什么……”韩文清最终没有说出他的想法。

韩文清有个同事叫张佳乐,可所谓他们警所的警花,跟叶修关系甚好。

每次看着提前下班的叶修来他这里玩,张佳乐总会粘过去……不是说关系好什么的,但是……两个人的距离有点太近了吧……韩文清盯着张佳乐揽着叶修腰的手,面色不善。

“张佳乐。很闲么?”韩文清只是在批评下属的行为在旁人看来就是要约架的气势。张佳乐吓得不轻,灰溜溜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工作了。

“老韩啊,你吓住乐乐了~”叶修语调轻佻,去给韩文清顺毛。

“乐乐?”你们已经熟到这种地步了吗?韩文清内心酸酸涩涩的。

“呃……张佳乐。”叶修及时改口。

韩文清一言不发。

回到家后,韩文清像往常一样做饭。

“嗯~还是熟悉的味道。”叶修喝着韩文清煮的皮蛋瘦肉粥,满脸幸福。

“除了你以外,我不打算给任何人做饭。”看着叶修满足的吃相,韩文清冷不丁的冒出这一句话。

“呃……别人听到还以为你在求婚。”叶修有些懵,这……这是沐橙口中的土味情话?

“就是求婚。”韩文清淡定道。

“如果我拒绝呢?”叶修面色凝重,他知道哪怕是愚人节韩文清也不会开这种玩笑,

“再也不会见你。”韩文清别过脸。

“什么?!”叶修惊愕。

“嗯……明天,后天……我给你两天时间思考,这两天我不会回家。28日晚上8:00,蓝雨酒吧见。”韩文清无视叶修的惊愕。

“等等,老韩……”叶修欲言又止,韩文清也没给他这个机会。

“戒指还是什么的,都准备好了,所以……我的意思是出柜啊。也给我一点期待的可能啊……叶修。”说完韩文清便夺门而出,留叶修一人愣神。

哥刚刚经历了一个世纪???

两天走得太快了,叶修烦躁的揉着自己头发,对于方锐的嘲笑不给予理会,导致方锐以为叶修无言相对,感到十分的骄傲和自豪。

“戒指什么的……”

“都准备好了……”

“所以……”

韩文清这句话在叶修脑内循环了整整两天。

“叶修哥,你怎么了?”苏沐橙看着颓废的叶修,问到。

“沐橙啊,是这样。有一个朋友,他说如果我不听他的,他就再也不见我了……你看这像话么?都老大不小了……还那么幼稚。”叶修苦闷抱怨。

“哇!叶修哥一定很喜欢他吧!”苏沐橙发现了大秘密。

“什么?!”再次惊愕。

“再也不见你那句话伤心了,不是吗?”随后苏沐橙被楚云秀叫走了。

“伤…心了吗?我……”叶修仔细想了想确实,离开韩文清他怎么活?

晚上7:50。

“老韩!你来的太晚了。”叶修穿着黑色衬衫,显着他很白也很帅气。

“你!……”韩文清完全没想到叶修来了。

“想不到吧,哥来了~老韩那么没自信啊?哥多喜欢老韩呐。哦,对了……”叶修从旁边拿出一大把玫瑰,递给韩文清。“诺,戒指呢?”

“哇~那是花束吗?很少见了”,“对啊,第一次见呢。同性恋之间送这个……”周围议论纷纷。

“你……”韩文清看着眼前的花很无语,大男人之间送这个……

“两位,今天兴致不错啊。我请客。”老板喻文州笑眯眯,随后瞥了一眼桌子上那显眼的花。“可是那花可以稍微收一收么?我都不好意思了。”

“……”韩文清把花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老韩,要是我不来,真不打算见哥了?”叶修很好奇。

“怎么会,到时候抵赖没说过这句话呗。”韩文清抿了一口酒,毫不在意。

“啊?!哥被骗了?老韩心什么时候那么脏?!”叶修炸毛。

“被你传染的……嗯不能反悔哦。”韩文清唇角勾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

晚上23:40,吃完晚饭到家后。

“真的带戒指了~”叶修打开那个小盒子,掏出戒指给自己戴上。

“什么啊?应该我给你带。”韩文清皱眉。

“是是~不知道了,不过算了吧。”叶修笑眯眯的打量着自己手上的戒指。还别说,老韩眼光挺好的。

“虽然收下了戒指,但是哥可没说要被你吃啊~”叶修带着邪恶的笑容对着韩文清揩油。

“吃了我?现在力气上赢了我再说。”韩文清吧叶修抱在怀里。

“老韩,哥都给你表白了,没点表示吗?”叶修期待的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用嘴堵住了叶修的嘴。

[我对你的爱不会表现在言语。]

“滴滴”00:00了。

“生日快乐,叶修。”

【all叶/伞修】一生挚爱

今天的悟道君依旧不加奶🍃

⚠算是周叶结局吧。

⚠悟道君想写韩叶周叶甜饼,在想梗。糖会有的。




听说,兴欣酒馆有位新来的琴师,只卖艺不卖身。

听说,这琴师是男儿身,但好端端的男儿非要画成女子,画成女子也就罢了,竟比真正的女子还要美好,令人心动。

“嘿,老板给本剑圣来杯酒!”黄少天背着他的宝贝冰雨大大咧咧来到酒馆。

“呵……客人看来很高兴的样子。”酒管老板叶修,懒懒散散的支着烟杆,一缕缕幽蓝色把叶修懒洋洋地深情遮的若隐若现,似有似无一般……

“嘿嘿,那是!老板,听说你们这里有个琴师,琴弹得非常的好,还长的特别漂亮!这几天晚上我都见着她在那个没人的小巷子里弹琴,看着好孤单呢!天那么冷,就穿件单薄的外衣,要不是本剑圣有事,早去抚慰了呢!”黄少天托腮盯着叶修。总感觉这老板跟那个女人的动作有几分神似,怕不是这人的亲属……

“客人,许是您认错了人了吧。我们这里……从来就没有过什么琴师呵呵。”叶修表面一副抱歉的样子陪笑解释,倒酒的动作却一顿。

“前辈,来晚了…”周泽楷掀开门帘进入酒馆,身上的铠甲还没有换去,便急匆匆的跑来。身上还粘连着几片雪花。

“啊……下雪了呢。小周。”叶修起身帮人脱去披风,拂去人发丝上的雪花。

“哟噢噢噢噢噢,这不是周将军么?挺闲啊,来到这里喝酒?看着样子刚去巡逻完回来吧,哈哈,给朝廷干活很累吧,还是在江湖上飘最舒坦了。哎等等?你叫那老板什么?”黄少天还以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前辈??这老板来历不小啊。

“曾经,斗神。”周泽楷的话语一直很简练。

“卧槽不会吧,曾经被誉为“斗神”的“一叶之秋”是老板啊?果然人不可貌相啊,啧啧啧……昨晚那女子也是在唱什么我为上帝驰骋沙场……什么的,不会是老板你的亲属吧?”黄少天一边感叹,以便继续询问那个琴师的下落,他不相信这老板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叶修突然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对比挺明显的。瞧瞧人家小周,再看看这只鹦鹉。唉……

“那好吧……”难得沉默的黄少天出来了,让叶修心情舒畅。

晚上,

叶修身着一身红衣,带着齐腰的黑
发,脸上画了妖冶的面靥,尤其是
那鲜艳的红唇,一张一合,不知在
勾引哪家公子。

叶修抱着琴,赤脚走出门外。

白嫩精致的脚冻得通红,好不可
怜。

“月华之下,莹莹雪花,潇潇如
画;长街古道;风灯渐老,琴音渺
渺。”女子轻轻拨动琴炫,婉转的
声音随着弦的波动,悠扬传到远
处,好不动听。

一个身影出现在巷口,毫无掩饰的
发出“嘎吱嘎吱”的踩雪声。

叶修被环绕在人怀里,毫不慌张。

“朱唇浅笑,清歌艳调,靡音缭
绕;烛影摇摇,轻纱扰扰,月色皎
皎……”叶修白润的耳垂被含在人口中,轻轻吮吸。

“良宵尚早,先生……”叶修用纤细
完美的手指,指着人的胸膛,嘴角
勾起一个魅惑人心的弧度。

“前辈……”周泽楷以前没有发现叶
修的女装癖,今天闻黄少天一说便
过来看看,结果真的是前辈。

“叶婆娑似低语,笑说愚者自愚。
不见雾色迷迷,犹对月影依依。何人步履靡靡
仿若随者踽踽,罔顾荒草离离。终
不知自遇……”叶修也不管周泽楷
对他动手动脚,到现在还弄不清的
话,他可别是个傻子。

语调戛然而止,消失在一个吻中。
弹琴的手与一个带着薄茧的手十指
相扣。

叶修微张着小嘴,嘴上的胭脂不少
到了周泽楷的唇上,红糊糊的一
片,看起来可笑至极,但叶修现在
不想笑。他被后辈强制着,在白莹
的皮肤上留下一串串吻痕。宛如在
雪地上惨败的梅花瓣,被摔得支离
破碎。

周泽楷人确实不错,可自己让他等
太久了。

他的心,已经不见了。

那年正值盛夏。

“阿修,跟我在一起,好不好?”名
叫苏沐秋的少年把叶修搂在怀里,
小心翼翼,宛如捧着这个世界上最名
贵的珠宝。

“啧啧啧,肉麻……哥勉强答
应。”叶修尚且年幼稚嫩,耳根微
微发热。

凯旋回归时,来迎接他的苏沐秋像
阳光一般的笑容,美好……

那刀刃戳穿骨肉的刺耳声音折磨着
叶修的神经。

那笑容沾染上了血迹,好不刺眼。

从此,他不在驰骋沙场……

叶修尝试接受别人,但他的心已被
那个人带到另一个世界,与他的荣
耀。

足不成调的话语,从叶修口中传
出,神色涣散。

“我为上帝,驰骋沙场。”

“凯旋。”

“面对他永远沉睡的真相…”

“战死的,啊哈…谣言让人绝望”

“嗯哈,究竟是上帝,啊哈……放
弃了梵卓”

“还是啊,哈……我背叛了嗯
嗯……自己的信仰”

“最后的快乐,啊哈,和荣耀。”

“啊!嗯……哈……嗯,啊哈”

“再一次,一同享…”

黄少天路过巷口,听见那呻吟声,
皱着眉快步前行,但是,这呻吟有
些耳熟啊……

【喻黄叶/all叶】舌爱.下

今天的悟道君依旧不加奶🍃

⚠两个结局,小伙伴们慎点。

⚠极度OOC,病娇喻,单纯(黑化)黄X食人嗑药叶,不适者自行绕弯。

⚠Are you ready?
Let's go!


黄少天快被逼疯了,他不再敢去喻文州家,怕见到叶修就控制不住吐露爱意,上次叶修差点把他杀死,他在挣扎的时候彰显了他机会主义的风范,把叶修摸了个遍。那细嫩柔软的触感……“不行!那是队长的人,不要再想了!”黄少天烦躁的挠挠头。

思绪渐渐飘远。

那是一个明媚的下午,黄少天去接妹妹回家。当黄少天看到路边上的手机时惊愕了,那是他妹妹的,一分钟前他妹妹还在跟他聊天……他又听到了隐隐约约的抽噎声,他缓缓踱步过去,看到自己的妹妹浑身血淋淋倒在地上,旁边戴口罩的男人手持着血淋淋的刀。那时黄少天脑子就懵了,这种小说情节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一点也不好笑……

男人看到了自己,持刀冲过来,黄少天愣在那里,也不敢动。一个冲力把黄少天撞到,接着是布料被划开的声音,一声枪响,什么都结束了……

“你还好么?”喻文州转身看着黄少天。

“队,队长……有枪……”黄少天那时是喻文州篮球队的优秀主力。但若没有喻文州每一次的战略,他们队也不可能每一次都胜利。

喻文州看着那张被吓傻的脸,笑着递给黄少天一把枪。“少天,这里就一发子弹,要在最重要的时刻,保护自己重要的人。”

黄少天注视着那把枪,已经被喻文州胳膊流下来的血液濡湿的枪。

黄少天颤抖伸出双手,接过枪。

“队长,以后我就跟着你走!”声音从未如此坚定。

是喻文州救了他,他这条命就是喻文州的。

“队长……唔……”黄少天痛苦的蹲到地上,矛盾刺得他心好痛。他该怎么办,他已经离不开叶修了,这个只见了几面的人,每见一次,就陷的更深,怪不得队长竭尽全力去寻找他……

……

叶修跟喻文州缠绵了一次又一次,像两条不知疲倦的蛇,死死地缠在一起,不愿松开彼此。完事后,相拥而眠,分享彼此的气息。

“文州,这伤是怎么回事?”叶修看着喻文州洁白的小臂上那道狰狞的疤痕。

“啊……被人用刀划着了。”喻文州缓缓叙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

“嗯……应该是我父亲。”叶修垂眸,眸间毫无波澜,更不会有悲伤。

“阿咧?看起来我跟前辈真的很有缘。”喻文州在人耳边轻吻。

“文州,要小心。我还有个弟弟……他回报仇的。”叶修任了喻文州的动作,叶修在家里也不受重视,父亲更喜欢叶秋的。记得父亲给他俩第一次做人肉,用的就是妈妈的肉啊……

“嗯……之前见过,原来是前辈弟弟啊,长得跟前辈真像。”喻文州含着叶修耳垂含糊不清的说。“不过我死了更好,这样前辈就可以吃掉我了。”

那一天来得很快,墨色的夜空,与影子融为一体,只听一声枪响。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人物身上发生了。

也许是喻文州那点病态的执着,他留着一路鲜血,无力地敲着家门。“咚——咚——咚——”很有规律,不急不慢。

叶修开门。

“喻文州!你在流血!”叶修从未如此惊恐。

“中枪了呢,前辈……”

“打,打120,对,120……”叶修慌张起身,不料喻文州抓住他的手。喻文州手上鲜血的滑腻让叶修感到心都凉透了。

“已经,晚了……”喻文州靠着墙,他没有力气抬头,去看他最爱的人。

结局1。喻叶


结局2。黄叶

【喻黄叶/all叶】舌爱.中

今天的悟道君依旧不加奶🍃

⚠比悟道君想象中要长……

⚠极度OOC,病娇喻,单纯(黑化)黄X食人嗑药叶,不适者自行绕弯。

⚠Are you ready?
Let's go!


叶修梦见了喻文州,一个很好的美梦。是他和喻文州的初见啊。

是温暖的午后。

和对的人一起分享下午茶。

也是温暖的阳光将叶修唤醒。现实的残酷总是能撕扯掉叶修心里的那点温暖。他被铐上了脚链。

“唔?!”叶修晃动自己的脚,看着上面的沉重脚镣。别说,这铁圈还挺配叶修那纤细的脚踝的。

叶修的唇动了动,最终没有说出点什么。

“前辈。你睡得好么?”喻文州带着温润的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人畜无害。

“文州……”叶修无力呢喃。

“啊,抱歉用这种行为锁住前辈。我无法想象再让前辈丢了我会怎么样。”喻文州轻拥叶修入怀。

叶修无言相对,心底其实升起一丝温暖。

“啊!队长你起来了。睡得好么?唔。这位该如何称呼?”黄少天进来看着这一幕虐狗场景,恨不得带上墨镜。

“叶修。”

“哦哦?老叶啊。名字挺好听的……”接下来黄少天说些什么,叶修已经听不清楚了。他现在在想该如何出去,他这样被禁锢是不行的。

“前辈,我先去准备早饭。”喻文州知道,黄少天不会逾矩。

很快,卧室一阵剧烈的响动惊动了喻文州。

开门却看见叶修用铁链狠狠的绞索着黄少天脖子,没有留手。黄少天感觉很委屈,刚刚还可以跟你好好说话的人突然给你来个扫堂腿,真是措不及防。

“让我出去。想救这个人把脚镣钥匙给我。”叶修淡淡开口。

喻文州依旧带着温润的笑容,人畜无害的挠着脸。

“嗯……我就说嘛,前辈不可能轻易被禁锢的。真是太奇怪了……但我绝对没有放你走的想法。”喻文州缓缓挪动步子,指尖轻抚床面上柔软布料。“啊!我知道了,你是饿了叭!好!虽然那是我所珍惜的部下,虽然很可惜,但是前辈想要的话……吃吧!”他又笑得更加灿烂加了一句。“随时可以。”

叶修无力松开锁链,黄少天立刻挣脱,揉着脖子一边咳咳一边叫唤着脖子痛。

喻文州吩咐了黄少天一句话。

“下午给我找一个死不足惜的人带到公司。”

……

“队长,死不足惜的人我带来了。”黄少天经历过那件事之后,沉默了许多。

“好。”喻文州看着被地上趴着双眸惊恐的路人。“刀。”

黄少天打开桌子上的锦盒,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在里面。

喻文州拿着刀,用刀尖在自己食指上抹了一下,鲜血立刻涌了出来,喻文州拇指放在食指上面就着鲜血揉搓揉搓,笑眯眯地朝路人走了过去。

杀猪般的惨叫回荡着整个楼道。

……

“我回来了前辈。”喻文州提着袋子带着温笑走近叶修。

他将袋子隔到一旁,把叶修拥进怀里。在人耳边温润吐息:“前辈,我回来了。我很想你的……”

叶修眯起眼睛哽咽,回抱着喻文州。心里想。

“你让我明白了我至今为止,是在多么寒冷的环境中度过。”

“前辈,你还好么。我听说了你在吃TONGUE LOVE是么?”喻文州浅笑着轻抚叶修的脸。

“啊……”叶修刚刚安定的心底又开始莫名的恐慌,要轻视我了吗……

“真是的,我制造出的药比我早一步遇到前辈啊。”

“什么?”

“你没有把我吃掉,而是把我的药吃掉了。我嫉妒了……”喻文州再一次抱紧叶修。

“TONGUE LOVE是你做的?”叶修试探性问道。

“是……不管怎样,你需要药的话,不管多少我都会提供。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比我提供更多TONGUE LOVE。”

喻文州起身拿出袋子里的手臂,递给叶修。“不够的话随时跟我说,不用客气。前辈。”

“这个,我是真的会吃下去……说不定哪天真的把你吃掉了……我之前有给你说过啊……”叶修迷茫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手臂。

喻文州收敛了笑容。突然上前捏住了叶修的两颊,强迫人张开嘴。抬手,伸出两指进去搅拌。轻轻说:“前辈总是很不相信的样子。我真的是有想被你吃掉的想法,前辈。”

“我现在是真的想被你吃掉”手指向喉间探索。

“多好啊,我…被前辈吃掉的话,不是吗?”喻文州的脸开始泛起兴奋的红潮。

“那才是和前辈合为一体。”喻文州激动的身体也开始颤动。

“嗯?怎么样?现在知道我的真心了吗?”手指不断地搅动,无法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流下。

“关起来,绑起来都不能安定的心,把它吃下去。就是永远的合为一体了……这才是完美爱情的完整体!”叶修咬住了不断深入的手指,铁锈味在口中溢散开。

“…真是,不要哭啊前辈。为什么哭呢…痛的明明是我。”喻文州撩起来自己的刘海。“我明白了,我会克制自己想被你吃掉的欲望的。”

喻文州突然嘴角上扬。“话说前辈这样,我会误会啊……我对前辈是不是特殊的存在,也不攻击我,就那么静静的呆着让我误会啊……”

“不管是死在前辈的手里,还是因为别的事而死掉了。请一定,把我吃掉……”喻文州舔舐掉自己手指上的血混合着……叶修的唾液。